柳儿把王源叫了过来,交代了王源的一些事情,让王源即刻去办。

柳儿对王妃说道:“额娘,温先生,我想借讨伐余妃一事,让各郡王前来洛阳汇合,以此来牵制他们的野心。”

“炊烟,办法虽好,但你要有万全的准备,凡事有利必有弊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”温先生说道。

“我儿,余妃残酷冷血,有许多人迫于她的威力,此次各州郡的人未必会来!”

“额娘不用担心!只要有一半数以上的人能来就好,我并不指望他们能对付余妃,我只是想他们不要再兴风作浪。至少在我还没腾出手来的时候,不能让他们落井下石。”

“本宫明白了!此计甚好!”王妃笑道。

柳儿召了王洪他们来,让他们做好准备,随时攻打余妃。

众人听说要攻打余妃,非常兴奋,个个跃跃欲试。

然柳儿派出去的人,回来禀告说各郡王有的推托,有的避而不见,都不愿意出面讨伐余妃。

春花苦恼:“姑娘,这可如何是好啊?这些人自私自利,丝毫不顾及百姓的死活,若余妃真的来袭,那他们岂不是坐以待毙。”

“看来果然在额娘的意料之中,不过此次也并不是一无所获。至少让那些郡王看到了我们抵抗余妃的决心,终究有一天他们会来找我们的。”

温先生连连点头。柳儿决定去京城看看,能不能找到余妃。她安排好了一切,与龙牡丹她们动身了。

一路上他们马不停蹄。春花对柳儿说道:“姑娘,你说余妃是不是真的死了?”

“不大可能!她只是中了她自己的毒针而已!应该是躲起来养伤了!”

柳儿非常笃定。

“那我们上哪儿去找她?”徐素素问道。

“她总会露面的!”

几个人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。

夜半时分,听到有打斗声。众人跑了出去,看到一个身着道袍之人与几个人打斗着。

那几个人是龙家山庄之人。龙牡丹说道:“管家!”她拔剑跃了上前。

徐素素要上前帮忙,柳儿拦住她:“姐姐,等一会儿!”

那个身着道袍之人是崔屏。柳儿身形一晃,将崔屏给点穴了。

管家惊喜:“大小姐!”

龙牡丹问道:“你们怎么会在此地?”

“说来话长。庄主被余妃的人抓走了!”管家焦急的说着。

“啊,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龙牡丹急忙说道。

“两天前,来了一大帮的人。他们要求庄主给凑一百担粮草。遭到龙庄主的拒绝,他们就大打出手,把龙庄主给掳走了。”

龙牡丹一气之下,剑指向崔屏。

柳儿挡在崔屏面前:“姐姐不要鲁莽。待我把事情问清楚。”

龙牡丹生气说道:“有什么好问的?一切不都很清楚了吗?”

柳儿解开了崔屏的穴道:“龙庄主的事情可是你所为?”

崔屏看了一眼柳儿:“我们见过面吗?”

“见过!还交过手呢?按理说,我还应该叫你姐姐呢?”

“柳炊烟?”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