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,我就是柳炊烟!”

“你很厉害。上次害得余妃丢了半条性命!”崔屏很是钦佩。

“皇姐,你应该离她远远的,而不是助纣为虐!”

“我没有助纣为虐。这么多年来,为了生存,只是表面上顺从她而已。如果我要痛下杀手,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!放眼天下,唯一能与余妃抗衡的就只有炊烟你了。”

“皇姐,你果然不愧是众多皇子中最聪慧的一个人!以后,就跟着我们,好不好?”

柳儿诚恳地说道。

“可是,她不会放过我的!”崔屏说道。

“皇姐,余妃是个极其残酷的人,即便你不离开她,她也不会放过你的!张相国就是很好的例子。”

“炊烟,说吧!我能帮你们什么?”

崔屏说道。

“龙庄主是谁掳走的?”柳儿问道。

“是冷云让人做的!我可以带你们去。”

崔屏说完,带了他们去冷云的住处。

冷云这两天在给龙庄主上刑具,想以此来逼迫龙庄主屈服。而龙庄主是宁死不屈,这让他极其恼怒,让人百般折磨龙庄主。

崔屏指了指:“就是这里了!”

冷云在大厅里饮着酒,突然听到外面有打斗声。

他问道:“是何人在滋事?”

有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:“不好了!有几个人杀进来了!”

“混蛋!就几个人也拦不住?”

龙牡丹一剑指向冷云,冷云躲闪不及,被刺穿胸脯而亡。

其他人见了纷纷抱头逃窜。

龙牡丹从牢里将龙庄主救出来。龙庄主忍着疼痛,要给柳儿行礼。

柳儿及时制止:“龙叔,您不必多礼!我们来迟了,让您受苦了!”

柳儿让管家将冷云府内搜刮来的财粮给清点一下,及时送去洛阳王府,家眷们每人发一些银两及时遣散。

第二天,冷云之死消息传开,让人大快人心。百姓们纷纷奔走相告。

崔屏告诉柳儿,余妃自从在华山顶上受伤逃回后,一直闭关至今未出。而朝中的大小事宜均由吏部尚书在打理。

“那岂不是收回朝政的最好时机?”

柳儿说道。

“不,她闭关这些年,一直由魔教教主在把持着,整个魔教的弟子都在,一般人哪是对手啊?”

崔屏叹气。

柳儿说道:“那我们先返回洛阳吧!再做打算!”

众人返回王府,崔屏见过了王妃,想起众兄弟姐妹遭到余妃的迫害,不禁伤心得落泪了。

王妃安慰着她:“屏儿,你不要伤心了!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,好好地过日子吧!”

“皇婶!”崔屏放声大哭。

王妃等她停止了哭泣,让秋蝉与喜鹊带她下去了。

这是崔屏多年以来,第一次睡了安稳的觉。

柳儿坐在她床前,默默地看着她,心里很是怜惜她。

好一会儿,柳儿才起身离开。

柳儿将崔屏告诉她的情况,详细地给温先生说了一遍。

温先生皱眉说道:“这下,事情相当棘手!弄不好,会连累更多无辜之人啊!我们只有静观其变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