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漠尘喝了一口茶:“那你可得挑向个精明一点的人跟着我学!不然,若是学不会,不要怨我没有尽心!”

“这个就不劳冷公子费心了!我早就有人选了!春花,去叫两位师叔,王源,秋蝉两位姑姑来!”

春花赶紧下去了。

不一会儿,他们几个人来了。

柳儿说道:“这位冷公子是赛神医的弟子。如今军中虽然人才济济,但缺少随军的郎中,好不容易请来了冷公子,王源,你挑几个年长聪明一点的人跟着冷公子学习一般的医术,在最近一段时间内,务必要学会!”

王源欣喜万分:”好,我这就安排!漠尘,没想到,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!“

柳儿知道他们俩是好兄弟。

柳儿对两位师叔与两位姑姑说道:”你们也抽一些时间来学吧,多学总是好的!“

几人都非常高兴地答应了。

最开心的还是要数萧遥与龙牡丹了。

柳儿安排好了一切事宜,早早地抽身离开了。

春花推开门,为她端了人参汤来:”姑娘,冷公子好不容易来了,你也不陪他聊一会儿天?”

柳儿看了手中的折子:“你没瞧见我在忙啊,今非昔比啊!再说了,有那么多人陪着他还不够吗?我何苦去凑那个热闹?”

春花调侃:“姑娘,您这是在赌气吧?”

“没有的事情!如今天下分裂,奸妃当道,没有比这个更重要了!我肩上担子重着呢?哪有闲功夫去计较这些有的没的事情啊!”

“嗯,姑娘说得也有道理!”

柳儿老早就歇息了。冷漠尘就是想找她说话,也是一时找不到人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柳儿在练着剑法。剑法练完了,柳儿说道:“出来吧,躲着干嘛呢?”

冷漠尘树后走了过来:“真没想到,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见,你的功夫更是出神入化,难怪敢孤身一人去闯少林寺救白莲花!真让人钦佩啊!”

“你这话说得酸溜溜的,我都不知道你是真的夸奖我,还是在嘲笑我?“柳儿放下剑,用手绢擦着汗珠道。

“就当我是在夸奖你吧!”冷漠尘说道。他上前,一把抱住了柳儿,让柳儿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你真的没有死?你让我伤心欲绝了整整三年了!我的心早就随着你跳崖的那一刻,就死了!可前不久,听说你没有死,我恨不得马上飞到你的身边,看一看你!丫头,原来你早悄悄地偷走了我的心!”冷漠尘有些潸然泪下。

冷漠尘一番话,让柳儿心里着实很感动!她有些哽咽,说不出话来,原来并不是她自作多情。

柳儿一下子想到了萧遥与龙牡丹,她清醒了过来,在冷漠尘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,冷漠尘痛得嗞牙咧嘴的,但没有哼出一声来。

柳儿推开了冷漠尘:“从今往后,你我绝无可能了!就当一般朋友吧!”她提着宝剑快速地走了。

“丫头,我喜欢你!”

冷漠尘大声喊着,而柳儿却没有回头。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