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儿担心萧遥出问题,她追了出去。看到萧遥在河边坐着,暗自抹泪。

柳儿上前,拍了拍萧遥的肩膀,安慰她说道:“天下好男儿多的是,你又何苦如此执着呢?”

“你来看我的笑话的,是不是?”

“我哪是来看你笑话呀!萧遥,我其实挺羡慕你的!”

萧遥抹了抹眼泪,抬起头来看着柳儿:“羡慕我什么呀?”

“不管结果怎么样,你至少敢爱敢恨,爱憎分明,而我却身不由己啊!”柳儿真诚地说道。

“你不一向也是挺洒脱的吗?为什么不能敢爱敢恨呀?”萧遥不明原由。

“我······”柳儿没有说话了。

萧遥一副了然于心地说道:“算了,我知道了!你要完成统一大云国的事业,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谈儿女私情,对吧?”

“算是一种原因吧!”柳儿笑了笑。

“你都当永安王了,谁还敢娶你呀?注定了就是孤家寡人!”萧遥破涕为笑。

柳儿正要说话,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哭声。她快速地跑了过去。萧遥也跟着追了过去。原来是一个村妇。她在嚎啕大哭。

柳儿上前问道:“大婶,您这是在哭什么呀?有什么难处吗?”

那个村妇的眼睛红肿,她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我家,我家小孩子不见了!”说完,又哭了起来。

柳儿一惊,问道:“你家小孩子有多大?是不是自己跑出去玩了?还有,你为何不去报官府,让他们出面帮你找找?”

“他才三岁,哪里会自己跑出去啊!我只不过是刚到地里种一些菜,留下他一个人在家!我听到他的哭声,跑回来的时候,看见有个人影从我面前飞过去,瞬间就不见人了!我去报官了,可是没有人理我,官府说这事他们也管不了,把我轰了出来!”

柳儿安慰了她,让那个村妇回家好好地休息一下,说不定,孩子就会回来了。那个村妇哭着走了。

萧遥说道:“这世道就是这样,来洛阳这段时间,虽然说不长,但我看到这种丢小孩子的事情已经有两三次了,每次都是不了了之了!难道,你还真有办法找回来?”

柳儿即刻回到了王府,让温先生写了告示,说是最近有人经常丢失小孩子,希望大家留意照看好自己的孩子,并要求若是有任何线索及时来报,给予奖励!

柳儿带着春花出府了。春花问道:“姑娘,您这是要上哪儿呀?”

“随便逛逛!”柳儿说道。

于是,主仆二人在集市里逛着。看到那些好玩的东西就去摸一摸,看一看。

柳儿看到有几个小孩子在一座桥上玩着,嬉戏,打闹,开心不已。

春花笑道:“姑娘,你是不是很羡慕他们呀,无忧无虑的,多好呀!”

“是呀?我这么小的时候,还被人嫌弃呢?若不是遇上奶奶,肯定成了一个流浪的乞丐儿!”

柳儿说道。

“她跟娘娘的年纪相差不多,你为何还不改口呢?”春花不解地问道。

“已经习惯了!改不了口!”柳儿看了一眼那些孩子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