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儿趁着月色,抱了些柴火,拴在腰上。两个小手抓住岩石,朝着半山腰的山洞攀爬了过去。

她费了好大的劲,钻进了山洞。终于,不再听到那呼呼的风声了,柳儿高兴得欢呼起来。

洞里一下子亮了起来。柳儿四下看了看,里面是一些颜色各异,奇形怪状石钟乳。有的似仙女,有的似人头像,有的像很多倒挂着的龙头一般······

柳儿在一块石头上躺了下来,烤着火,身上暖和起来。她不禁咧了小嘴笑了起来。

“唉!”柳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想着她辛苦煮好的粥与青菜,只吃了一口,就被师姑们夺走时,有些可惜起来。

虽然师姑们如此对待她,柳儿却一点都不生气。如果师姑们说的都是真的,那她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不可以饶恕的人了!连累那么多的人,那她的爹娘呢?是个怎么样的人?柳儿有时也想知道,可没有一个人对她提起过。

“要是现在能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吃,该有多好啊!”柳儿想着想着,肚子就咕辘辘地响了起来。

她只有闭着眼睛,咽着口水,数着数,不一会儿,就睡着了。

柳儿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梦中有老头一直在教着她的武功······

第二天早上,两个师姑将山门给打开了。满以为会看到冻死的小柳儿,但令人失望的是,没有的到柳儿的人影。

两个人围着四周看了找了一遍,仍然没有找到柳儿。

玄梅问:“你说,她会上哪儿去呢?”

“一个小丫头片子,能去哪儿?难道是被野兽给吃了?”玄菊有些担忧地说。

“真被野兽吃了,就省心了!”玄梅没好气地说。

“师姐,那要是师父问起来,该如何交待?”玄菊问。

“实话实说呗!就说她贪玩不回山洞,结果不见人了,估计是被野兽给吃了!再说了,师父这一去,没准就是三五载的,回来的时候,都不知是何年何月了!”

玄梅早已经想好了说词。

柳儿一觉醒来,都不知是什么时候了。她揉了揉眼睛,看着这个山洞。她奇怪怎么以前从来就没有来过呢?

她坐了起来,觉得浑身舒畅。于是,她坐在石头上,运起功来。

柳儿练起功来,不分昼夜,也不感到肚子饥饿。

两位师姑正在吃着饭,柳儿一下子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她叫了两个师姑,拿了碗,跟着没事一样,在锅里舀了一碗饭,不理会两个师姑怪异的表情,径直坐了下来,吃起饭来。

她已经好久没有吃到米饭了,吃得津津有味的。

玄梅没好气地问:“你上哪去了?怎么我们到处找你没有找到你?”

两个师姑眼光齐唰唰地看着她。其实她们一致认为,柳儿已经被野兽吃了,或是跌到哪里去死掉了。可谁料到,她居然安然无恙地跑回来了。

柳儿赶紧低下头吃饭。当她再次去舀饭的时候,被玄梅给叫住了:“吃一碗差不多了啊!现在是兵荒马乱的,这粮食来之不易,不要浪费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