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与万通说起了最近江湖以及朝廷的一些事情。万通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。

他叹气说:“自从王爷遇害以后,这些年来,战事根本就没有停止过!

百姓的日子是苦不堪言啊!真不知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?”

冷风皱了一下眉头:“难道万兄就没有想过一些对策?”

万通徐徐说道: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!虽然说是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,但想要成大事,光靠少数人空有一腔热血是不够的!

现在放眼看看江湖上,还能数得出几个像你我一样的侠义之士?

想推翻朝廷的**统治,谈何容易啊?我看,难啊,难于上青天!”

王洪也非常赞成帮主的话。冷风说:“其实我们这一次就是要去投奔王妃与柳王的!

我们必须要团结起来才行,不然,这样下去,百姓恐怕都要跑光了,大云国将不复存在了!”

“王妃?她一介女流,估计担不了重任!至于柳王,有这一腔抱负,但毕竟乌云压顶!没有合适的人选啊!”

王总管不赞同万通的话:“虽然王妃是一介女流,她可是王爷的遗孀,王爷仁义天下,朋友,门客,遍布天下。

如果王妃肯出面,自然就不愁找不到能人相助了!

再说了,王妃她其实并没有你们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柔弱,她的心思相当缜密!不亚于男儿!”

万通若有所思地说:“好,既然王兄弟如此有眼界,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!

只要你们决定了,到真正行动的时候,让人捎个话给万某,赴汤蹈火,万某绝无二话。”

三人约定好了,吃过饭,喝过酒后,冷风与王洪告辞了。

冷风与王洪去了扬州城。到了扬州城,看到的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两个人的心情骤然好了起来,不再那么沉闷与压抑。

王洪说道:“恐怕只有这儿,才是真正安宁之处!”

冷风点头。两个人打听到柳王的住宅,来到了柳家老宅。连个人影都没有。

两个人正在疑惑,看到从外面有人走了进来。

喜鹊与秋蝉走了进来,两个人叽叽喳喳地说着。

一下子看到了冷风与王总管,欢喜地叫着:“奴婢给冷少主,王总管问好!”

王洪一挥手:“这不是在京城,这些就免了吧!主子呢?”

“主子与大少爷在外面还没有回来呢?不如你们去大厅喝一会儿?老大人在!”

秋蝉说着,往里面带路。

冷风与王洪跟着走了进去。看见柳大人拿着毛笔,写着苍劲有力的字呢!

“哟,稀客呀!”柳大人看到是王洪与冷风,赶紧放下了笔。

冷风与王大人施了礼,坐了下来。两人看到柳大人尚健在,心里宽慰了许多。

秋蝉与喜鹊泡了茶过来。

秋蝉想着,要是王妃他们知道冷少主与王总管来了,肯定会高兴万分。

于是,她跟喜鹊悄悄地说了几句话,便走了出去。

喜鹊则吩咐了正在花园里锄草的老婆子们,让她们赶紧下厨准备好吃的饭菜来招待客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