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妃刚一离开,张夫人打开了机关,从门那里走了出来。

她一把抱住了张相国,惊慌失措地说道:“相公,你没事吧?那妖妃为什么又放了你?”

张相国长叹了一声:“你走了就好了,还回来做什么?”

张夫人一下子哭出声来:“相公,贱妾不能扔下相公你不管啊!”

张相国心中有了主意,朝外面叫了两声,没有看到一个人进来。

他有些纳闷,走了出去一看,差点没有魂飞魄散。

原来,余妃所到之处,无一人幸存。

张夫人吓得跌坐在地上。

张相国一把扶起了夫人,将她扶到了里屋,吩咐着:“夫人!你之前的说法,的确是正确的!这妖妇心太狠了,她迟早是不会放过我的!

我现在修书一封,你速去找柳王他们,我有要事要告诉他们!”

张相国提起笔来,草草地写了一封书信,让夫人给柳王带去。

张夫人虽然有许多不舍,但眼下迫在眉睫,她只好流着泪,穿了一身粗布衣裳,背了包袱,从密道里走了出去。

张相国送走了夫人,心里宽慰了不少。

时至今日,他想起了女婿跟他曾经提过的醒,跟着余妃不仅是助纣为虐,而且还是与狼为舞。

当时,他还不屑一顾,可如今,一切都应验了于柳王的话,他不禁有着深深地愧疚之心。

他在心里发誓,一定要用自己往后的日子,多多地做好事,以此来弥补自己之前的愚蠢行为。

话说张夫人一路上劳累,她都不知道离柳国还有多远。

她在一个小镇上,看见热气腾腾的包子,她拿过包袱来,正想买。

有人一下子跑过来,抓了她的包袱就跑。

张夫人拼命地喊着,一路上追赶着,可惜,一眨眼功夫,那个小偷就不见了踪影。

张夫人有些欲哭无泪。她的肚子饿得呱呱叫。

她又不好意思向别人开口乞讨,只能自己饿着肚子。

眼看着天快黑了,她有些着急。

几次去住客栈投宿,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她。因为她身上也找不出一点值钱的东西来。

无奈之下,她往前走着。看到前面有一个小村庄。她心里一喜,上前去乞讨留宿。

那些人看到她,都是一副嫌弃的样子,早早地关上了门,让她有些欲哭无泪。

她一连去了好几家都是这样碰壁了。她心灰意冷了。

张夫人想着一会儿天就黑了,有心里惶恐。

这时,听到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她抬头一看,有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地从外面回来。朝着一户人家走去。

张夫人一喜,急忙走了过来,叫着:“小姑娘,你等等!”

柳儿听到有人叫她,她一回头,看到一个人朝她急匆匆地走了过来。张夫人气喘吁吁地走到了小姑娘面前。

柳儿好奇地问:“婆婆,您是在跟我说话吗?”

张夫人连忙说道:“对,小姑娘,婆婆就是在叫你呢?”

张夫人一边说着,一边抬头看向柳儿,不禁有些惊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