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妃主仆仨人走的小道,一路翻山越岭,走了好几天,身上带的干粮都吃完了。

现在又饿又渴,多想停下来歇一歇呀!

眼看着天快黑了。王妃着急道:“我们得赶快找一个地方歇息下来。不然在山中遇到豺狼虎豹,可就危险了!”

可是她们在山林中走了好长一段时间,连一户人家都没有看到。

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。她们只能暂时停止赶路。王妃让秋蝉她们多找些干柴来生火。

王妃觉得腹部有些疼痛,她用手不停地抚摸着肚子,额上的汗水涔涔地冒了出来。

秋蝉与喜鹊并没有留意王妃的异样,两人在你一句我一句地在那里说着。

四周静寂得有些诡异,山风徐徐刮来,树叶唦唦作响,让人不由得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。

突然间,从不远处传来响声。仨人吓了一跳。

王妃仔细地听了听:“不好!是狼来了!”

果不其然,一群狼嚎叫着,狂奔了过来。一双双绿眼睛发出嗜血的光芒。

喜鹊吓得浑身发抖,紧紧地抱住了秋蝉,用哭泣的声音,发颤地说:“秋蝉姐,我,我好怕哦!”

秋蝉虽然胆子大,但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狼,也禁不住浑身哆嗦着。

柳王妃冷静地安慰着她们:“不用怕!虽然是猛兽,也有它们的弱点,就是怕火。只要我们让火保持燃烧,不熄灭,就能撑到天亮!”

秋蝉她们才明白,为什么王妃要她们多找些柴火来,原来是为了驱赶猛兽!

狼群没有再进一步,一直在不远处,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们,不时发出嚎叫声来。

秋蝉发愁地问:“若是撑到天亮,它们还不走怎么办?”

王妃虽然镇定自若,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,狼群真的到天亮还不走,那又该如何?

王妃觉得腹部疼得越来越厉害了。她不禁痛得呻吟出声来。

秋蝉这才觉察到了王妃的异样。她急忙问:“王妃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王妃喃喃地说:“难道是麟儿要提前出来了?”

突然觉得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流了出来。她挣扎着,解下披风,说:“真的要生了!”

秋蝉赶紧拿出包袱里衣裳来,垫在地上,让喜鹊拉住王妃的手。

狼群听到一声虎啸,一下子散开了。

秋蝉一直在鼓励王妃。王妃咬着牙,拼尽了全身的力气,痛苦地挣扎着,想着王爷,她心里充满了力量。

喜鹊听到有咆哮声,回头一看,不禁吓得魂快没了。

她哆嗦着:“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秋蝉问:“什么不好了?”喜鹊好半天才说出来:“老,老虎,老虎来了!”

秋蝉一惊,抬头一看,有一只老虎一直盯着她们,准备伺机而动。

“哇哇哇!”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,孩子呱呱落地。

王妃如释重负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浑身轻松了许多。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秋蝉高兴地说:“恭喜王妃,您诞下了一位公主!”

她将裹着的婴儿抱到了王妃的面前。

王妃抚摸着小公主的小脸蛋,激动不已:“好,好,好!”

小公主闭着双眼,哇哇地哭着,露出几颗白玉牙来。

老虎咆哮着,两只眼睛瞪着她们。

喜鹊刚站起来的身子,脚下一软,一下子又跌坐在地上。

她用双手抱了头:“求求你,放过我们吧!求求你,放过我们吧!”

老虎非但没走,反而朝她们走了过来。众人都傻掉了。

王妃想去拔剑,浑身没有劲,动弹不得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惨的一幕发生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