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梅与玄菊看见王妃生气了,赶紧上前赔着不是:“师妹,千错万错,都是我们的错,请你责罚,我们绝无怨言!你不要气坏了身子!”

王妃回过头来,盯着她们,目光有些幽怨:“为什么?你们就那样的自以为是呢?

你们对我的孩子又了解多少,怎么知道她是个不吉祥的人呢?告诉我,为什么啊?”

秋蝉接过话道:“是啊,想当初,我们王妃怀着小公主遭遇了多少?

好不容易生下小公主来,正因为有了小公主,才让我们化险为夷,你们的心怎么能那么的歹毒呢?对那么小的孩子也狠得了心?”

玄梅与玄菊一个劲儿地说道:“师妹,我们错了,我们真的知道错了!”

王妃一摆手:“带她们去休息吧!我也累了!”

秋蝉将两个人带到了房间里,回到了大厅。让人收拾一下残局。

王妃在花园里来回地走动着,她虽然生气归生气,但总的来说,还是喜悦居多。

她想着自己的孩子还活着,让她心里有了期盼,激动不已。

秋蝉看着她手上的伤,心疼地说着:“主子,您的手还痛吗?”

王妃看了看:“没事!”

她一把拉住秋蝉,激动地说着:“蝉儿,炊烟她还活着,你听到了吗?炊烟她还活着!”

秋蝉笑着说:“是啊,主子!恭喜您了!小公主吉人天相!相信过不了多久,您就可以和小公主见面了!”

王妃欢喜得眼泪掉了下来。

喜鹊过来,不满地问:“主子,难道她们二人这样虐待小公主,您真的打算不计较了?”

王妃摇了摇头,幽幽地说道:“只要她们是诚心悔过了,就算了吧!如果不是她们,我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呢?”

有个丫头过来,禀告:“王妃,我们娘娘有请!”

王妃这才想起柳夫人的事情来。于是,吩咐秋蝉要以礼相待,切不可怠慢了两个师姐。秋蝉答应了。

王妃进宫来见柳夫人,柳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“皇嫂!你这一路可是辛苦了!”王妃问。

“辛苦倒是谈不上!不过,却是相当凶险!柳儿啊,这丫头,也不枉妹妹疼她一场!有情又有义!”

王妃静静地听着。柳夫人叹气:“我带去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回来,全部被拦截了!

那些所谓的江湖正派人围堵我们,要活捉了我,去要挟张相国就范,可惜啊,他们是打错了算盘!”

“皇嫂,那你与柳儿后来怎么样了?”

“我跟柳儿逃跑的时候,不小心跌倒在地上。

眼看着要被人刺死了,柳儿那小丫头扑到我身上,想替我挡剑。

危急关头,有人挺身而出,救了我们!”

王妃急切问:“莫非是皇嫂熟悉之人?”

“不,我不认识这个人。她的轻功相当了得。居然带着我们两个人飞了好长一段路程,才放下我们!

不过,柳儿认识她,柳儿叫她奶奶!”

王妃笑了:“我听柳儿说起过她奶奶,说她的武功了得,看来,真的是不错!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