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镖局的人听了大小姐的话,精神抖擞起来。

柳儿听到有声音,知道有人来了。

果不其然,一会儿,前面的路被一帮人给拦住了。

徐素素大叫:“大家小心些!”

她拔出剑来,跃到了众人前面。

“来者何人?报上名来!”徐素素娇喝一声。

为首的是一个穿白衫的中年汉子。他指了徐素素:“姑娘,我奉劝你把镖留下,赶紧逃命去!不然,休怪我没给你机会!”

帅杰上前抱拳道:“在下平安镖局的镖头帅杰,这是我徐师妹!请问阁下是哪路好汉?”

中年汉子嘿嘿冷笑:“平安镖局没错!我劫的就是这一镖!”

身后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“你们是何人?”帅杰耐着性子问道。

“也不怕告诉你们!我乃冷面追魂书生白俊是也!”

中年汉子冷冷地报出名号来。

镖局的人听了吓了一跳。

冷面追魂,他们只是听过,此人以心狠毒辣出名。凡是见过他真面目的,无一幸存。

看来今天别说是镖难保,恐怕连性命也难保了。

大家的脸上现出惊恐之色。有的人甚至直接弃镖仓皇逃去。

徐素素大声叫道:“你们回来!别跑啊!”

那些人哪里听得进去,各自逃命。

白俊吩咐手下人:“动手!”

于是,双方动起手来。

白俊与帅杰打斗了起来,而徐素素与白俊的师弟打得难分难解。

帅杰与徐素素他们哪是白俊的对手,几十个回合下来,二人节节败退。

白俊已经失去了耐性了,他使出了杀手锏。

追魂笛一挥,只见银光四射,银针铺天盖地地朝徐素素他们打来。

徐素素与帅杰急忙用剑护住了身体。

正在危急关头,突然看到漫天的树叶飘了下来。一瞬间,犹如利箭一般,与飞来的银针相碰,只见银针扑簌簌地往下掉。

追魂书生大惊,知道遇到了高人。他赶紧收了笛子,叫道:“快撤!”

人率先飞了出去。其他人见状,纷纷逃命去了。

徐素素与帅杰大喜,朝四周看了看,没有看到人。

徐素素大声说道:“请问是何方高人相助,请现身一叙!素素感激不尽!”

仍然没有人应她。

帅杰一下子看到了在一棵树上,斜靠着一个人。正在闭目养神来。

他指了柳儿,惊喜地说道:“师妹,你看,高人在那儿!”

徐素素惊喜万分,高声叫着:“高人,请下来一叙!”

柳儿睁开双眼,往下看了一下,指了指自己:“是在叫我吗?”

徐素素点头:“对,就是叫你呢?能下来说说话吗?”

柳儿嗖的一声,从树上跳了下来。看了看徐素素问道:“姑娘,你想跟我说什么来着?”

徐素素看了柳儿一眼,看到她的打扮不伦不类的,年纪不大,只有十几岁。肤色腊黄,面容奇丑无比。

徐素素抱拳道谢:“刚才多谢高人出手相助,请问高人尊姓大名?”

柳儿摇头:“你们弄错了,我只是在树上打盹而已,并没有出手,更没有相助,姑娘此话令人诧异!“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