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儿仨人出了大厅,来到了龙牡丹的房间里。

柳儿四下看了看,全是以牡丹为图案的刺绣。

他看着绣得活生生的牡丹,心生羡慕:“牡丹姐姐,你绣的吗?这么漂亮?”

“嗯,其实很简单的!素素,你也会绣吧?”

龙牡丹看向徐素素。

“我会一些,不过,跟你绣的是没法比了!”

徐素素惊叹地回答着。

龙牡丹的丫头在一旁插嘴道:“那是自然!我们大小姐可是出了名的才女,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呢!”

“珍儿,闭嘴!”龙牡丹白了她一眼。

珍儿随即闭上了嘴。

柳儿拽了一下龙牡丹:“我们又不是外人,说说也无妨!况且,珍儿说得也是实在话呀!”

龙牡丹指了指柳儿的脸颊:“对呀,我们可是自家姐妹!你连真面目都不让我们看看,若是日后遇到了,除了你认识我们外,我们可认不出你来,公平吗?”

柳儿嘻嘻笑:“只要我认识你们就行了!”

话一说完,看到徐素素与龙牡丹两个人同时走向她。

她赶紧捂了脸,求饶:“好了,你们别闹啊,我错了,还不行吗?我真的错了!”

龙牡丹指了柳儿问:“说吧,是你自己动手,还是让我们俩一齐动手啊?”

柳儿态度诚恳地说:“我自己来,不劳二位姐姐动手!不过,要劳烦珍儿给我端一盆水来!”

珍儿听了,不等龙牡丹发话,自己出去了。

没过多久,珍儿端来了一盆水,放在柳儿面前。

柳儿用手捧了一捧水,浇在脸上。

她转过身去,揭下了易容皮。

柳儿慢慢地转过身来,龙牡丹与徐素素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柳儿。

柳儿有些担忧地问着:“怎么了?是不是又把你们吓着了?难道是吓傻了?”

此时的柳儿是一个绝色少女,柳叶眉,瓜子脸,两只眼眸,顾盼神飞,似天上的星星般璀璨。琼瑶小鼻,樱桃小唇,肤如凝脂,透着粉红。

柳儿用手在她们面前挥了挥手,“呃”了一声,两个人才回过神来。

龙牡丹笑着说道:“这才真的是什么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了!用在你的身上,一点都不为过!”

“牡丹姐姐,你说什么呀?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?”

徐素素解释:“就是说你长得很美,让人神魂颠倒!“

柳儿瞅了她一眼:“我怎么听起来,不像是什么好话呢?“

龙牡丹忍着笑,拉了她的手:“放心,我们两个是你的姐姐,绝对不会说你的坏话的!不信,你可以问问珍儿!”

柳儿的眼光看向珍儿。

珍儿如捣蒜般地点头:“柳儿姑娘,你真的长得很好看!”

柳儿舒了一口气:“好看就好,只要不再吓着你们,我就放心了!”

一句话,把仨个人给逗笑了。

龙牡丹思忖了一下:“柳儿妹妹,我还是觉得,你若是出门在外,为了安全,你还是得易一下容,这样会省去了好多麻烦!”

柳儿格格地笑着:“你跟我奶奶说的话是一模一样的!”

龙牡丹小心翼翼地问:“奶奶?妹妹的奶奶应该是个高人吧?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