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世子从来没有看到王妃如此盛怒,一时之间,不敢开口说话了。

珍儿上前解释着:“王妃请息怒!这件事情,世子从头到尾就不知道这件事情!

况且,您现在调头回去也已经晚了,王妃,你已经晕睡了一天一夜了!

估计这会儿,大小姐她们应该与余妃动过手了!”

王妃叹了一口气:“柳儿这丫头,怎么能如此对我啊?”

她坐在了路旁的石头上。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这时,有马啼声传来。珍儿一下子警惕起来,手按住了剑柄。

另外几个人迅速地站在了王妃身旁。即使是豁出性命来,也要保全王妃的安全。

几匹马来到跟前,为首的是冷风与王洪总管。

他们二人看到王妃,不禁喜出望外。跳下马来,对王妃施礼。

王妃有些惊喜:“冷兄,王总管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冷风回答着:“是柳王告诉我们,说是你一个人出来筹备粮食!

王妃,以后,这些事情,你只需要给我与王兄说声便是,不用你以身犯险,得不偿失啊!”

王妃也觉得自己此举有些冒失,她点头了。

同时,又想起了柳儿。问道:“你们此次在途中,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或是什么消息?”

冷风与王洪摇了摇头,都表示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。

珍儿安慰王妃说道:“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!

王妃!您想想啊,哪一次,余妃所到之处,不是血流成河啊?

这一次,没有消息,便说明大小姐与柳儿姑娘她们是平安的!”

王妃觉得珍儿说的话,有些道理。

冷风问道:“柳儿?是那个可爱的小丫头吗?”

王妃笑了:“对,就是她!没想到我这次出来,居然与她意外相逢了。而且呀,这小丫头救了我一命啊!”

冷风与王洪都很好奇:“王妃此话怎么讲?”

王妃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冷风与王洪都惊叹不已。

“王妃,照你这样说,你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!这丫头如此鬼,肯定会平安脱险的!

我们不如快些回去,说不定,她们会在王妃之前到达呢?”

王妃听到冷风也如此一说,心里宽慰了不少。

于是让人即刻起程。崔世子这才擦了一下汗水,庆幸自己躲过了一顿训斥。

冷风问王妃,此次出门为何不带喜鹊与秋蝉?

王妃说道:“我呀,安排她们俩去做别的事情了!

再说了,人多了反而惹人注目,一个人来去也方便,不容易引人注目!”

徐素素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,她在担心柳儿她们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?

若不是为了这帮兄弟,她怎么也会跟柳儿一起,同生死的,这样,才不枉相识一场。

他们平安镖局一路上马不停蹄地赶路,这一天,终于来到了城里。

守城的人问她是要运送到何处的,徐素素说了王妃给她的那个商贾的名字。

守城的兵放他们进去了,还有人为他们带路,徐素素一行人来到了一家升平商行。

升平商行的老板看了看粮草,很是痛快地付了银两,并且好酒好莱地招待他们,大伙好开心。

徐素素知道此处绝非久留之地,她带了兄弟们出城去了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