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翠花接了过来看了一眼,毫不犹豫的放进嘴里了。

她顿时觉得浑身有一股热气,感觉没有那么疼痛了!

铁翠花一再地感谢柳儿:“小妹妹,你这天山派的丹药是从哪来的?”

柳儿听了一愣,随即笑了笑,她想说话,被龙牡丹拽了一下。

龙牡丹说道:“妹妹,天色不早了,我们还得赶路呢。”

铁翠花知道龙牡丹不愿意让柳儿说出她问的问题。

“好吧,那就不打扰你们了,后会有期。”

铁翠花抱着琵琶转身走了。

柳儿看着龙牡丹问道:“姐姐,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呢?”

“说什么呀?哎!你初入江湖,不知人心险恶,说话凡事要留三分。不要别人问你什么,就答什么。”

“你这活脱脱就是徐姐姐的样。”柳儿不满地说道。

龙牡丹叹气的说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丹药是怎么来的,也不知道你与天山派到底有什么关系?

但是,妹妹你知道吗?多年前,天山派被血洗的事儿,在江湖上,掀起了多大的风浪?

而且这与王府的王妃有莫大的关系!难道你也想因此惹上杀身之祸?”

“好吧,是我错怪姐姐了,行吧?”

“我记住姐姐你今天对我说的话!若是以后,有人问我这天山雪丸是从哪里来的,我不说呗!”

龙牡丹高兴地说:“妹妹真是孺子可教也。”

王妃一行人回到了王府。

喜鹊与秋蝉跑了上来:“主子!听说你这次以身犯险呢,你为什么不带上我们,一路上有个照应也好啊!”

王妃微笑着:“没事儿,我这不是平安的回来了吗?这几天我不在,有没有人找我?你们有没有看到小柳儿啦?”

“小柳儿?主子,你找到她了吗?”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王妃叹了一口气:“怎么都几天了,还没有一点消息,真让人心急呀!”

冷风劝说着:“王妃放心,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了,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。”

王妃听了心里有了些安慰。

世子知道这一次王妃对他的意见最大了,他尽量的少开口,免得出触怒了王妃。

有人来禀告王妃,所有的粮草都平安的到达了。

柳王与王妃见了面。柳王感慨:“我原本以为这一次是非常的凶险,会损兵折将,没想到居然不费一兵一卒,妹妹与粮草皆平安到达。本王甚是惊喜呀!”

王妃笑笑:“让王兄担心了。”

秋婵走了进来,向柳王行了礼,转头对王妃说:“主子,有人要见你。”

王妃对柳王说了一下,转身与秋婵走了出去。

她急切地问道:“难道不是小柳儿吗?”

秋蝉摇头说:“主子,不是小柳儿,但是或许能跟你带来一个意外的惊喜!”

“蝉儿,你倒是说说看怎样的惊喜法?”

王妃好奇的问道。

秋蝉神秘兮兮:“那个人可能会带来小公主的消息。”

“真的吗?”王妃惊喜万分。

到了王府的大厅里,下人们看见王妃回来了,纷纷过来请安。

王妃看到了一个白衣女,怀抱着一只琵琶,站在大厅里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