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儿有些莫名其妙:“秋婵姑姑,你怎么啦?”

秋蝉一转身跑了出去。

“她这是怎么啦?”龙牡丹问道。

柳儿摇了摇头,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

冷漠尘向王妃行了一下礼:“娘娘,铁姑娘的内伤无大碍了。漠尘特地过来回禀娘娘一声。”

“好!”王妃笑了。

冷漠尘下了台阶,龙牡丹与柳儿过来了。

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,与冷漠尘擦身而过。

冷漠尘不禁停下脚步来,看着她们。

他一眼看到了柳儿,柳儿穿着一身翠绿色的衣裳,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清新脱俗,娇俏可人。

冷漠尘不禁惊叹着,世间,竟有这般标致的人儿!

在他发愣的一会儿,两个人已经去了大厅了。

崔世子走到冷漠尘身后,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小子,这么入神,在看什么啦?”

冷漠尘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。他讪笑着:“没,没看什么。”

“没看什么?我看见你站在这里发呆,好一阵子了!”

崔世子贼贼地说道。

冷漠尘没有理会他,转身走了。

秋蝉急急忙忙的跑进大厅,王妃在座位上看着喜鹊的刺绣。

她赞叹着:“真不错,有进步。”

她们看到满脸激动的秋蝉,有些诧异:“蝉儿,你这是怎么啦?柳儿她们洗好了吗?”

“主子!你快跟我看看去。”

秋蝉急切的拉了王妃。

“看什么呀?毛毛躁躁的。”王妃有些奇怪。

秋蝉平日里都不是这样的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?

柳儿与龙牡丹走了过来。

“姑姑!”柳儿叫了王妃。

喜鹊也惊呆了。她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王妃。

王妃笑盈盈地说道:“好,衣裳挺合身的!你们饿坏了吧?赶紧去吃饭!”

龙牡丹与柳儿去吃饭了。

王妃扭过头看了看秋蝉:“你刚才不是有话要说吗?这是怎么了?”

秋婵指了指柳儿:“主子,难道你就没觉得她像一个人?”

喜鹊颇有同感的说道:“对,何止是像,简直就是象极了!”

“不知道你们两个打什么哑谜?”

王妃摇摇头,坐了下来,又拿起了刺绣,看了又看。

“柳儿,她简直就像极了王妃你啊!”

两个丫鬟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王妃噌的一下站了起来。刺绣一下子从手中掉到地上。

“你们说的是真的?”王菲再次的确定一下。

两个丫鬟使劲地点点头。

王妃走到了柳儿身旁,看着她。的确,她从柳儿脸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。

柳儿抬头望了望王妃:“姑姑,你有事儿吗?”

王妃摇摇头:“饭菜还合口味吗?”

“很好吃。”柳儿冲她灿烂的一笑。

“好吃就多吃点。”王妃说完转身走了。

秋婵与喜鹊却不知道她是怎么了?看见王妃匆匆的出了大厅,两个人紧跟其后。

王妃来到了厢房,有丫头在收拾柳儿她们俩换下的衣裳。

她们看到王妃来了,急忙上前请安。

王妃没有理会她们,径自拿起柳儿的衣裳。

秋蝉把那些丫头打发下去了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