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鹊懊恼地说:“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。秋婵姐不如你想啊,你肯定会有办法的!”

“走一步算一步吧!”秋蝉安慰喜鹊。

两个人回到了大厅。秋蝉将包袱给了王妃,王妃打开随意的看了看,嗯了一声,又将包袱给了秋婵。

“主子可有话带给柳儿姑娘?”秋蝉一脸的期盼。

“如果她不愿意离开书院,就让她继续留在那里!但是你要转告她一句话,让她恪守本分,不要妄自攀附皇亲国戚!主子就是主子,奴才始终就是奴才,听到了吗?”

王妃威严地看着秋蝉与喜鹊。

“是!奴婢遵命!奴婢告退。”二人小心翼翼的退下去。

两人出了王府的门,上了马车。

喜鹊担忧的问:“你真要原话转告吗?”

“那当然。主子吩咐的话,敢不听吗?”秋蝉不以为然。

“可是我担心小柳儿她会受不了的!”

“主子不是说了吗?如果她受不了!她大可以走人呐!只要柳儿一走,我们就省事儿了,不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。”

“好倒是好,可是主子她会伤心难过的。”

秋蝉耸耸肩:“伤心总是难免的,难道你没听说过,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?”

喜鹊还想说什么,被秋蝉摆手给制止了:“得了得了,别说了,咱们两个人都想到一块儿去了!主子不开窍,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啦?目前就只能按照她的吩咐去做呗!”

马车飞快的奔驰着,没用多久就到了锦绣书院。

两人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让马夫在外面等着。

秋蝉与喜鹊上了台阶。两个护卫看见是王妃娘娘的贴身丫鬟来了,赶紧上前恭敬地行着礼。

“二位姑姑突然驾到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“我们,我们路过,随便过来看看。”

两个护i哦了一声,赶紧让开了。

秋婵停下脚步来,看了看那两个护卫:“呃,最近是不是来了一个新人?”

两个护卫一愣,随即想起了小柳儿来:“是的!是的!来了一个小丫头片子。”

“她怎么样?”秋蝉问。

“这小丫头脾气倔的很,听说刚来第一天,就把嬷嬷给得罪了!结果被痛打了一顿!现在呀,听话一点了!每天都在做苦力,你别看她人小,力气还挺大的,每天担水呀,扫地呀,全包了。”

两个护卫笑嘻嘻的说道:“其实啊,怪也就只能怪她出身不好。来锦绣书院的,哪个不是王公贵族的千金大小姐,以后出去哪个不是嫔妃,娘娘什么的。而她一个小丫头什么背景都没有,她不遭罪遭罪呀?”

“闭上你们的嘴,掌嘴二十!”秋婵不悦地喝叱着。

两个护卫傻了。

“还不快快掌嘴,难道要等我们亲自动手吗?”喜鹊催促着。

两个护卫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赶紧赔礼道歉。并扬起了自己的手,两个人往自己脸上啪啪的打着,嘴里数着。

秋蝉与喜鹊瞪了他们一眼走了进去。

院子里,这些千金大小姐们嘻戏玩耍着。唯独没有见到小柳儿。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