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所说的这些陆厉琛不是没有想到,只是他一直觉得沈思浓不会是这样的人。

可如果她不是有什么别的心思的话,为什么这段时间的变化这么大?

想到沈思浓之前像个刺猬一样的和自己相处,又想想这几天她明显变化了很多,陆厉琛的心里不得不开始警惕起来。

难道说,她真的有别的心思?

“陆哥,那件事情……”

“阿东!”

向东刚开口说了几个字,陆厉琛突然沉下脸喊了一声,语气里明显带着警告。

看到陆厉琛这个样子,向东也猜到他这是不想让自己继续说下去,所以最后非常识相的闭上了嘴巴。

办公室里再次沉默下来,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,但是各自的心情也都很沉重。

尤其是陆厉琛,只要一想到沈思浓这些天的变化可能是因为某些阴谋,他就开始烦躁起来。

“我先走了,公司的事情你去处理。”陆厉琛沉声说了一句,然后拿起桌上的车钥匙,就直接快步离开了办公室。

向东看着陆厉琛匆匆离开的身影,暗自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。

如果沈思浓真的是想要和陆厉琛好好在一起,那么他一定会帮着他们解决掉所有的问题,但如果将来沈思浓真的做出了什么伤害到陆厉琛的事,他也一定绝对不会放过她!

陆厉琛在离开公司以后,就直接开车朝着家赶去,一路上他的心情都不太好。

只是等到车在家门口停下以后,他却并没有立刻下车。

坐在驾驶座,偏头看着紧闭的别墅大门,陆厉琛觉得有些烦躁。

最后只能掏出烟盒点燃一根烟,深深吸了两口,以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巧合的是,陆厉琛刚刚抽了两口,别墅紧闭的大门就突然打开,紧接着沈思浓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此时的沈思浓身上穿着一套简单的家居服,一手拎着垃圾袋,一手拿着手机,不知道在和谁讲电话。

在看到陆厉琛以后,沈思浓明显的愣了一下。

“嗯,就按照你说的处理,我明天去公司再跟你详谈,先挂了。”沈思浓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沉声说了两句,然后果断电话,将手机收进了口袋里。

“你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沈思浓将走到车门旁,看着里面的陆厉琛疑惑的问道。

在看到陆厉琛手指上夹着的烟时,沈思浓的眉头微蹙起来:“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?”

她之所以这样问,是因为陆厉琛并不是那么烟瘾很大的人,一般只有遇到什么烦心事才会抽烟。

“没有。”陆厉琛摇摇头,掐灭了手上的烟,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。

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沈思浓,陆厉琛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她,但最后又全都咽了下去。

他非常自然的接过沈思浓手中的垃圾袋,丢进外面的垃圾箱以后,这才转头看向她,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:“刚才在跟谁打电话?”

“是九州,公司有点事情,他打电话和我讨论了一下。”

虽然知道陆厉琛并不喜欢她和贺九州有过多的接触,但沈思浓觉得这是工作上的正常沟通,并没有什么问题,所以也就没有隐瞒。

“嗯,进去吧。”陆厉琛点头应了一声,没有多问什么就直接转身进了屋子。

沈思浓看着他的背影,只觉得今天的陆厉琛有些奇怪,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,所以最后也没多问,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。

陆厉琛进了屋子以后就直接回了书房,沈思浓想要跟他说说话都没有机会。

面对着眼前紧闭上的书房门,沈思浓要是再没发现陆厉琛生气,那就太蠢了。

可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还好好的,为什么现在会突然生气?

沈思浓站在书房门口,很想要进去问问陆厉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但在思考了一番以后,还是没有进去。

看陆厉琛刚才那个样子就知道他不愿意跟自己说,所以就算她现在再怎么追问他也依旧不会告诉自己,既然这样那她还是不要多问了。

在书房门口站了一会儿以后,沈思浓就转身回了卧室。

坐在书房的陆厉琛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以后,整个人直接靠在沙发靠背上,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。

他以为他们之间真的能够好好相处,像平常的夫妻那样,可是今天看了向东拿来的资料,他突然有些迷茫了。

事实上,在刚才看到沈思浓的一瞬间,陆厉琛下意识的就想要问她那件事,可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因为他不自信,害怕会听到一个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。

为了不让自己一直陷在这样的纠结中,陆厉琛强制性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以后,就在书房里开始处理着自己之前没处理完的工作,而沈思浓等到饭点以后就去厨房准备晚餐。

别墅虽然很大,但是陆厉琛并没有请佣人,只是每隔两天有钟点工来做一次大扫除。

而沈思浓最近去公司的时间少了,所以每天的三餐都是她来做,有的时候闲着没事也会打扫一下卫生。

等到沈思浓做好晚饭,已经是晚上七点,她刚走到书房门口想要敲门,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。

沈思浓没想到门会突然打开,一下子愣在门口,陆厉琛也没想到沈思浓会站在外面,两人同时愣在原地。

“晚饭好了,去吃吧。”沈思浓率先回过神,开口说了一句就准备转身,结果陆厉琛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沈思浓的身子一僵,疑惑的转过头:“怎么了?”

“奶奶进医院了,我要去一趟,晚饭你自己吃。”陆厉琛急切的说完这番话,迈开步子就准备离开。

沈思浓见陆厉琛这么着急,下意识开口说了一句:“我陪你一起去吧,多个人有个照应。”

陆厉琛本来想要拒绝,但是看到沈思浓也很担心的样子,最后还是把拒绝的话收了回来。

“走吧。”他匆匆应了一声,就带着沈思浓一起去了医院。

等到他们到的时候,陆老太太已经躺到病床上睡着了,楚曦悦正守在床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