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牧看着这群孩子,刚才还严肃的脸这才缓和下来。

“现在怎么样了?”

夏牧看着萧云问道。

作为当时的班长,萧云一直是班级里的灵魂人物,到现在依然也不例外。

“问题很大。

我们有些快忙不过来了,不能调动龙卫出手吗?”

萧云看起来有些狼狈,身上也蒙满了灰尘。

“龙卫和鬼卫,包括S级的,都已经在调度中了。”

夏牧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红肿的眼睛看起来像好几天都没过觉。

实际上就是这样的,不光是夏牧,最近的高层都忙成了一团,这还不光是华夏,而是全球普遍现象。

其原因也只有一个,太阳消失了。

这对整个地球来说,都是巨大的灾难。

依靠太阳能的设备,这几天全部宕机,电力能源的缺失,让西北部分地方彻底陷入黑暗。

科学层面的大部分实验,也在缺少自然光源的情况下无法进行。

全球陷入了一种普遍的焦虑。

短短三天时间,疯狂的宗教已经开始飞速蔓延,一些邪教也逐渐展露头角。

这还只是开始。

就在前天,一种人类历史上没见过的病症出现了,得病后会在半天内死亡!更可怕的是,现代医学对这种病症没有任何办法。

因为发病后,人体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挤压一样,到最后变成一个血肉块。

不到三天时间,全球范围内死了足足六十万人,而且这病症还在以令人惊恐的速度蔓延。

说起是人类末日也毫不为过。

处于恐慌和焦虑中的人,一旦进入混乱状态,立马就引起了暴乱。

一些小国首都都响起了枪声,暴乱直接变成了战争。

华夏这种大国目前还能稳住,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

龙卫鬼卫介入各个城池,以生命为代价来维持秩序,就是连萧云这些能力非凡的学生,也被紧急召集起来,防止暴乱扩大。

“老爸,这真的是极夜现象吗?

极夜不是北极才有的吗?

我们这儿应该是亚温带。”

夏弥走过去给夏牧倒了杯茶,一脸忧虑的问道。

其他的蓝梦儿等人也都围了过来,他们自然也很担心这种现象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,但别人问起你们,就说是极夜现象。”

夏牧翻动着手机,互联网上也一片混乱。

极夜现象也上了热搜榜,但夏牧也没想到的是,居然不是榜首。

热搜榜榜首上,赫然写着‘玄石出关斩杀李逍遥’。

夏牧不由的苦笑,这他妈眼看都快世界末日了,还搁着看热闹呢。

“夏叔叔,你问过李老师了吗?

他有没有说怎么办?”

蓝梦儿眨巴着眼睛问道。

目前局势非常困难,就连上层都乱了套,现在急需一个强势的人来主持大局。

“问过了,他让我不要问。

面对就行。”

夏牧摇了摇头。

眼前这情况恐怕没人知道到底怎么回事。

但傻子都能看出来,绝对将会出现一场毁天灭地的大灾难。

这可不是圣经中的洪水,给你时间造诺亚方舟,这场灾难来的太突然了,以至于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
“总之,你们这几天得辛苦一点了,极夜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,还有注意不要被病毒感染了。”

夏牧沉声说道。

世界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。

暴乱与病症,也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,在世界各地疯狂蔓延。

又过了三天时间,全球平均温度降到了零下二十度,各地都逐渐被积雪覆盖。

要是从更大的尺度看去,整个地球都成了个蓝白色的球体,好像踏入了冰河期一样,看不到一丁点生命的气息。

但如果把尺度拉近,才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光斑。

这是城市的灯光,只是较六天前,已经减少了一大半。

李东这几天什么事都没干,就坐在一家普通宾馆的阳台上看书,又时不时的看一眼天空。

那个位置,是太阳的方向。

江映雪也在房间里,见李东没有只言片语,也没有多说什么话,只是默默的陪伴着。

江映雪能感觉到,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,像是死亡的阴影一样,开始往每个人的身上逼近。

“要开始了吗?”

李东忽然间合上了书本,目光如炬的看向远处。

江映雪被吓了一跳,也往李东目光的方向看去,只是那儿一片漆黑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江映雪疑惑的问道。

“你帮我护法,别让人接触我。”

李东忽的神色无比严肃的说道。

“嗯。”

江映雪不清楚怎么回事,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李东手捏印决,身上亮起了金色光芒,这是一招灵魂出窍。

而就在刚才李东看去的地方,一处冷风阵阵的荒漠中,时空扭曲过后,出现了个身穿黑袍的人影。

他皮肤很是白皙,头发也非常长,长相带着一股极为阴柔的俊美。

怪异的是,他身后还背着个很大的四方木盒,那是一具棺材!这人不是别人,而是背棺鬼王!背棺鬼王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器物,这器看起来非常特殊,尤其是颜色,带着瞬息万变的玄妙感。

器物上还散发着幽暗的光泽,绚丽中又带着空洞和寂静,像极了星河。

“我是没想到,星河鼎居然真的在这种地方啊。”

背棺鬼王拿着这器物,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。

若是普通人或者所谓的高手听到这话,并不会有太大的感觉。

但如果是那些早已凌驾苍生,举手投足间能毁灭一方诸天的主宰,听到这话估计会震惊到头皮发麻。

就因为这奇怪的器物,是那些踏上巅峰的诸天主宰,那些抬手可寂灭星河的神主,梦寐以求的顶级至宝!神器之主,星河鼎!纵使游走在各方诸天的历史,纵使时间跨度动辄几亿年,都只能得到一个消息。

星河鼎只是记载中的传说神器,有关它的踪迹,根本没人听过。

可现在,却出现在了背棺鬼王的手中。

“看来这一趟真没白来啊。”

背棺鬼王激动的看着星河鼎,双目里尽是兴奋之色。

他确实没想到在地球这种灵气不足的地方,能找到这种能让各方主宰拼劲性命也要抢的东西。

实际上背棺鬼王正是为这个而来!他也曾游走在古神之门中,星河鼎的消息也是从那儿得来。

至于李东,那只是搂草打兔子,顺便把以前的仇家给灭了。

“恐怕所有人都没想到,星河鼎能在一个奇怪游戏中兑换。”

背棺鬼王摇头笑道。

这东西是他在一个名叫‘死亡游戏’的大千界秘境中得到的,仅仅用了一些徽章,直接给买到了。

可以说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“该走了。”

背棺鬼王收了星河鼎,一脚踩向地面,身体如火箭一样往上空飞去。

而他脚下的大地被反冲力量震出了一条壕沟,直接引发了一场蔓延全球的大地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