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四四章:终于上了热搜

漂流的柠檬软绵绵的靠在椅子上,双手抱着头低声念叨:

“完了一切都完了我t为什么要干这个啊

“狗屁的三人小团队狗屁的自由画师坑死老子了”

说到这里,漂流的柠檬猛地跳起来:

“我就是个水军啊,我就是拿钱办事的,我不是组织者,想要搞星辰的是别人啊!我得去自首,我得去报案!”

林海手忙脚乱的换上衣服,拿上身份证跑出门,去最近的派出所报案。

与此同时,收到调解要求的水军和喷子,和法院、警察局联络过之后,陆续开始按照要求行动起来了。

首先删除在星辰、机械天灾、鸿光网络,以及其他博主、圈子里面的摸黑评论。

然后在自己的主页上发布道歉信,发布道歉视频,主动的艾特相关人员。

这些道歉信和视频一出来,马上被人截图、转载,发到了星辰和机械天灾的微博下面。

有些一直在留意事态变化的知名游戏博主,也跟着行动起来,把这些道歉信、道歉视频截图整理出来。

把这些材料,和之前的摸黑评论放在一起,处理之后,自己发微博评论这些事情。

现在算是正向的蹭热度,他们觉得应该不会再反转了

为了吸引眼球,他们的标题,当然也都是尽可能有有特色一点。

“这是今年游戏圈最大的瓜!但是还没有结束!”

“到底是谁在买水军?”

“谁在消费我们的情怀和信任?”

“这个圈子到底怎么了?”

“下期视频预告:分析一下这个神秘的,顶级的游戏画师星辰。”

机械天灾的玩家们,在越来越多的类似消息的催动下,彻底陷入了狂欢之中。

当时本来只是略微嘲讽,没有被牵连进去的手机游戏圈内的玩家,以及曾经怀疑星辰的机械天灾玩家们,这时候也一股脑儿主动聚集到星辰的微博下面认错。

再次反转的热度爆发出来,事件终于冲进了每日热搜榜,真正的“纯路人”也开始发现这件事情。

明眼人都看的出来,这个关服又开服,重新运营的机械天灾2,真的有机会小火一把了。

田玉雪安排的信息部得到人,一直在盯着网络和游戏服务器的状况。

之前因为攻击和摸黑,游戏人数上升趋势几乎完全停住了,在线人数不断的下跌。

现在事态再次反转,所以游戏人数再次恢复了平稳上升。

不过大量的玩家和吃瓜群众,仍然在网络上狂欢,所以人数没有马上爆炸。

不过他们知道,爆炸是肯定要爆的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所以这些人就电话询问田玉雪,要不要准备提前加开服务器。

田玉雪这时候正陪着陈晨在警察局呢,接到电话明白怎么回事之后,稍作沉吟安排说:

“服务器供应商联系好,让他们再准备三台服务器,先备好数据但是暂时不开放。

“等着这边事情了结了,我们会用陈晨的身份,统一发个正式的公告,再开服。”

信息部的人马上答应着,去联系供应商。

田玉雪回到了陈晨身边坐下。

现在事件的核心人物,陈晨本人,正一言不发的坐在警察局的接待室。

律师胡明远正在跟这里的工作人员,认真的说明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
而这个警察局的工作人员中,大多都认识陈晨姐弟两个。

三年前陈晨报警就是在这里。

陈晨自闭了之后,田玉雪曾经拜托警察帮忙,一起过去解释劝说,只是最终也没有什么结果。

这些工作人员也都知道,陈晨自闭了三年的事情。

现在看着沉默不语的陈晨,已经明显相当恼火的田玉雪,都是暗中叹息。

这都是什么事情啊

自闭少年好不容易恢复正常,自己走出来了,结果却差点被网络暴力给打回去。

网络暴力这种事情,真的是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严重了。

他们开始考虑,正好趁这个机会,树立一个典型,警告那些喷子和水军,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。

不过这都是心中的想法,并不会说给其他人听。

陈晨的笔录做完之后,这边的负责人站起来,一脸严肃的跟田玉雪说:

“情况我们已经完全了解了,我们一定把事情彻底调查清楚,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。”

田玉雪道谢之后,准备带着陈晨离开。

后面一个工作人员,拿着一张打印纸跑过来:

“队长,玉城的同仁发来了消息,联络、组织这次网络暴力的水军,现在已经投案自首了。

“他声称是有人花钱找他做这些事情的,他已经供出了买家跟他联络使用的聊天软件账号。

“他们找聊天软件公司查询,发现这个账号是在海外刚刚注册的,上次登录地点也是国外。

“但是这次的事件显然与国外无关,所以当地的网警判断,这个登录的应该是伪装过的。

“当地的网警正在尝试追查,不过对方的说法是,对方非常小心,找到目标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负责人看着同事递过来的文件,听着他的报告,前面先是一喜,后面马上又是一愁:

“网络上的事情,本来就踪迹难寻,一旦涉及到国外地址,就更加的两眼一抹黑了。

“还有之前的成批水军中,也有几个地址是伪装过的,现在确认到人了吗?”

这个工作人员吐了口气说:

“大部分都只是简单伪装,已经通过技术和社会手段找到了。

“但是有两个,找到的登录地址都在国外,显然是用了跳板。

“事发之后,这两个账号再也没有登录过,根本无法追踪。”

负责人皱着眉头叹了口气:

“哎愁”

田玉雪听着两人的对话,马上回头问:

“确定有人买水军了吗?”

负责人稍作沉吟,这些内容是与陈晨的案件有关的,陈晨和田玉雪姐弟有权知晓,就直接点头说:

“是的,的确有人指使,这件事情也是有组织,有计划的,不然水军不可能主动、统一行动。

“只是对方的具体身份,仍然在调查,有了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们,配合你们发起民事诉讼。”